飞蛾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飞蛾看书 > 和男友一起穿无限游戏后,大佬竟是我自己 > 8 一起穿游戏的第八天

8 一起穿游戏的第八天

8 一起穿游戏的第八天 (第1/2页)

在无限游戏里,即便是一只狗也不能小瞧。因为,也许这只狗就会在某个未被预料到的时刻,成功终结玩家的这一趟游戏之旅。
  
  任何在正常世界里看上去普通寻常的元素,都有可能会在无限游戏里成为勾人魂魄的锁链。
  
  陆闻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处理好伤口,不管是运气也好,还是实力也罢,多少都能说明他并非一无是处。而在游戏里,多一个朋友,等于多一点通关希望。
  
  说到底,大部分玩家的诉求都很简单,那就是——活下去。
  
  拼命地……活下去。
  
  识时务的中年男玩家选择第一时间改变自己的态度,并主动向对方释放自己的善意。
  
  “两位好,我是秦诀。”
  
  陆闻挠了挠头,他知道对方是误会了。
  
  他之所以没被伤势拖后腿,不是因为他有实力,而是因为他抱对了大腿。
  
  他一时有点心酸,又有点庆幸。
  
  他和对方交换了姓名,“陆闻。”
  
  轮到宁溶的时候,她只是简单地说,“我姓宁。”在不确定告知他人姓名有没有影响之前,她并不打算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。至于假名,也没必要。
  
  【该说不说,小新人警惕心还是挺强的。】
  
  【蹲了这么久,终于知道小新人的姓氏了。】
  
  这时,直播间突然出现了一条特别的弹幕。
  
  【刚从和也的直播间回来,我发现我居然看走眼了。】
  
  【和也?就是那个游戏一开始就心态崩溃,惊讶这居然是个B级本的女玩家?】
  
  【没错。我以为她是个炮灰玩家,特意在她直播间蹲着,打算看她什么时候找死,结果……她根本不像她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么无脑!】
  
  【怎么说?】
  
  【她昨晚也被土狗攻击了,全程冷静,技能不弱,最后一点事都没有。】
  
  【我经常在六个直播间乱窜,他们这几个人,昨晚全部都遭受了一波土狗攻击,唯一受伤的只有陆闻,总结一下就是陆闻实力最差。】
  
  【好好好,陆闻低玩实锤了!】
  
  【不过和也的表现确实有点让人出乎意料啊。真的惊讶到我了。】
  
  这时候,那道彩色的弹幕再次滚动着出现。
  
  【你们不知道么?三个月的新手保护期内,玩家只会匹配到符合他们实力的游戏副本。真正容易拖后腿的炮灰,都去F级或者E级本了。】
  
  说完,大佬又发了一条,【B级本里……可没有真正的蠢人。】
  
  看到这条弹幕后,观众反应不一。
  
  【大佬,看来你对这个游戏很了解啊。】
  
  【所以,三个月后就是随机匹配了?C级实力的可能会匹配到A级本?】
  
  【怪不得老玩家的死亡率那么高!甚至还有不少团灭的!原来,三个月保护期之后,游戏才算是真正开始了!】
  
  【大佬,那陆闻怎么说?他的实力明显够不上B级本啊。】
  
  大佬分析后给出解答。
  
  【他是和倦倦同一批进入游戏的玩家,倦倦都第五次下本了,他这才第三次,因为消极游戏,所以他被惩罚了。】
  
  观众:???
  
  居然还能这样。这惩罚未免也太狠了点。
  
  怜爱陆闻一秒钟。
  
  【按照他的实力,他第一个游戏副本应该轮到E级本,但是他收到游戏邀请函之后,迟迟没有抵达游戏传送点,同样的,作为消极游戏的惩罚,他被匹配到了C级本。】
  
  观众:……
  
  这小子……他们该说他什么好呢。
  
  说他运气不好吧,他至少也安全通关了两次游戏。
  
  说他运气好吧,那也算不上。
  
  观众有点可怜他,又觉得有点好笑。
  
  怜爱完,他们才突然意识到,按照大佬这个说法,小新人的起步很高啊?要知道,当初就连倦倦,第一个本也只是C级罢了。
  
  目前为止,小新人好像是所有游戏玩家中,第一个初始副本就匹配到B级本的。
  
  这么一比,岂不是说明小新人的初始技能真的有点了不得?
  
  -
  
  秦诀顺势加入到了宁溶和陆闻的队伍里。
  
  他主动提起自己这段时间来观察到的成果,“我把整个村子都逛了两遍,村民看上去都很正常,但整体环境给我一种很违和的感觉,可惜目前我还不知道到底违和在哪里。”
  
  宁溶隐隐约约有些知道秦诀的技能了。
  
  他在某些方面,表现得很敏锐。
  
  比如之前陆闻的伤势,再比如现在对整体环境的预测。
  
  宁溶,“等24h后,应该就能知道了。”
  
  他们这波人走在村子里的时候,和不少村民都碰头了。对于他们这群外来者,村民既不抵触,也不热络,显然,这里并不算是完全闭塞,村民和外部还是有所交流的,所以见到外来者后,村民的表现还算正常。
  
  他们也分别遇到了另外三个玩家。
  
  那对看上去像是母子的玩家一直在一起行动,而和也没有亲近任何人,一直单独行动。
  
  几方人都没有互相点头示意,碰到后就像是陌生人一般,遇到就错身而过了。
  
  这一天白天都没有碰到什么特别的事情,甚至他们连一只狗都没有遇到。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昨晚的情况,宁溶特意在田边找了一根木棍拿着,但直到天黑,这根木棍也没有派上什么用场。
  
  一路上秦诀都一脸欲言又止。他一脸想说又不想说的样子惹得宁溶多看了他两眼。
  
  两人第二次目光相触时,他到底还是开口道,“物理攻击对游戏里的任何npc都没有效果。”
  
  安全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,马上就要进入游戏的第二天,即便秦诀是个通关四次的老玩家,他还是心里没底气。说到底,他只能凭借直觉让自己避开致命危机,但这并不说明他就有足够的自保能力了。
  
  他这个技能,只能起到辅助作用,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。
  
  所以他需要同伴,括弧,靠谱的同伴。
  
  听到这番话,宁溶愣了下。
  
  她微微颔首,“谢谢。”说罢,直接把手里的木棍扔了。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夜的命名术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我有一剑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万古神帝 帝霸 人道大圣 万道龙皇 陆娇谢云瑾 剑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