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蛾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飞蛾看书 > 和男友一起穿无限游戏后,大佬竟是我自己 > 7 一起穿游戏的第七天

7 一起穿游戏的第七天

7 一起穿游戏的第七天 (第1/2页)

【?】
  
  【周遇景真有女朋友?】
  
  【等等,他女朋友还进无限游戏了?】
  
  来报信的那个观众善心大发,耐心替周遇景直播间里的观众解答问题。
  
  【人家直接拿着周遇景的游戏邀请函,一路杀到了游戏传送点。】
  
  看到这句话,直播间观众一下子像是打了鸡血一般,一个个都有了吃瓜看戏的心思。
  
  【所以她不知道这游戏的性质?】
  
  “善心观众”,【一开始肯定是不知道的,她还对另一个茫然无措的新人玩家说“玩得尽兴”。】
  
  【哈?】
  
  【真是有趣的祝福词。】
  
  【你这个“一路杀到”用词就很绝,所以她是听到了什么消息,或者是察觉到了什么?】
  
  “善心观众”,【应该是,她本身并没有收到游戏邀请函,一开始也并没有拥有游戏资格。从她进入游戏传送点开始,我就觉得她平静的表情之下,压抑着熊熊的怒火。】
  
  【6.】
  
  【所以,她是来捉x的?】
  
  【看来,她知道倦倦喜欢周遇景这件事了?】
  
  “善心观众”,【现在知道了。】
  
  【“隽语cp”,官方支持,玩家祝福,队友撮合,她这个正牌女友……难咯。】
  
  周遇景直播间里的观众没一个看好正牌女友的。
  
  过了好一会儿,那位“善心观众”才慢悠悠地发了一句,【那可说不准。】
  
  【?】
  
  【什么意思?】
  
  “善心观众”成功挑起了其他观众的兴趣之后,潇洒地拍拍屁股走人了,留下了一群抓心挠肝,满脸八卦的观众。
  
  -
  
  在宁溶不知道的情况下,她的直播间里涌入了一批特意来吃瓜看戏的观众。
  
  《一千零一个噩梦》游戏直播间有着独特的推送机制。周遇景作为游戏里刚刚崭露头角的新人,坐拥着不少粉丝。一旦和他现实中有交集的人进入游戏,平台就会优先将这种直播间推送给关注了周遇景的观众。
  
  宁溶作为周遇景现实中的女朋友,直播间很容易就会被他的粉丝注意到。
  
  【很好,ID83913的直播间,我记住了。】
  
  【所以她叫什么?】
  
  老观众七嘴八舌为新观众答疑解惑。
  
  【姐。】
  
  新观众,【什么?】
  
  老观众,【你们可以称呼她为姐,或者小新人。】
  
  新观众,【为什么叫她姐?名字呢?没有?】
  
  老观众意味深长道,【因为这位姐,真的有点特别。】
  
  -
  
  宁溶和陆闻在客厅里刚喝了几口热茶,村长就满头大汗地拿着医疗箱过来了。他态度殷切,“村子里的野狗实在是太多了,不少村民都被咬过,不过放宽心,只要及时处理就没事了。”
  
  说完,他就从医疗箱里拿出了绑带,生理盐水,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药草。
  
  他将陆闻的裤脚卷起来看了一眼,哟了一声,“这咬的有点狠啊。”
  
  宁溶顺势看过去。之前在光线昏暗处看不真切,现在在白炽灯下一看,才发现陆闻脚腕上的咬痕很深,血迹氤氲开来,让他的裤脚都湿透了。血迹沾染在他深色的裤脚上,带着几分不祥之感。
  
  陆闻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,宁溶察觉到之后就配合地移开了视线。
  
  村长先是用生理盐水处理了他的伤口,然后将药草捣碎,再往上面敷。药草捣碎之后,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,像是雨后的青草味,但又有细微的差别。闻上去更清新一点。
  
  这些药草对宁溶而言都很陌生,好像是游戏副本里特有的植物。
  
  她开口问,“这样就可以了?”
  
  村长,“对,敷完药草,然后用绑带绑起来,等明早起来就没事了。”
  
  安全时间一共有二十四个小时。就算明早起来,伤口没有愈合好也还有处理的时间。
  
  所以他们完全有试错的余地。
  
  宁溶暂且相信了这个村长。
  
  她表现平静,新来的观众却不平静了。
  
  【npc为什么这么好说话?】
  
  【这个游戏我有印象,《倒计时》嘛,B级本,这应该是第七次开团了吧?这个村长,性格暴戾,言辞粗鲁,武力值高,之前的六次开团,有不少玩家都命丧于这个村长之手。他现在是转性了?】
  
  【转性是不可能转性的,村长表现得如此反常,只能是这个小新人有点东西。】
  
  相比于新观众的震惊,老观众们其实也不逞多让。
  
  他们真的很想知道,到底是什么初始技能,才会持续作用这么长的时间?
  
  以至于让性格暴戾的村长,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一般?
  
  -
  
  村长处理好陆闻的伤势后,宁溶也休息得差不多了。喝了点热茶,又吃了点小点心后,刚才连夜赶路的疲惫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。她直接起身,说,“带我们去房间休息吧。”
  
  村长忙不迭道,“我家里人多,目前只有一间可以住人的客房,你看……”
  
  都进无限游戏了,宁溶也没太多讲究,只要有个落脚的地方过夜就行。
  
  她没什么意见,“可以。”
  
  村长将她和陆闻带到一个房间面前,“房子有点老旧,不过经常有在打扫的。”
  
  啪嗒一声。
  
  房间里的灯被打开。
  
  橘黄色的黄线蔓延开来。
  
  一间有着明显年代感的房间展现在宁溶面前。即便村长家是全村住宿条件最好的那一家,那也只是相对而言罢了,房门一打开,就有一股明显的霉味传出来,角落里甚至还有大面积的蛛网。床上的床具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晒过太阳了,一靠近就有一股潮湿的气息。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夜的命名术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我有一剑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万古神帝 帝霸 人道大圣 万道龙皇 陆娇谢云瑾 剑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