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蛾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飞蛾看书 > 高武大秦:你也不想秘密被知道吧 > 第240章 骨肉相残,兄弟相杀,听起来是多么美妙

第240章 骨肉相残,兄弟相杀,听起来是多么美妙

第240章 骨肉相残,兄弟相杀,听起来是多么美妙 (第1/2页)

飞船舱室,静悄悄的。
  
  秦风坐在飞船仓库的马车上,翘起二郎腿,手里提着一壶酒,自言自语道,“张百忍的情报很重要。”
  
  “这个机械女娲居然可以操纵业力,实在是有趣。”
  
  “引业,满业,斩业。”
  
  “业力这种东西,说到底源自于域外,属于域外的气数之道。”
  
  “域外的业力,最好还是域外的人来进行普及,比较合适。”
  
  “而据我前世记忆,对于业力这个东西提的比较多的应该是那群念经的秃驴。”
  
  “恰好,我有一个念经的朋友。”
  
  秦风旋即拨通了号码,很快的面前地方出现了一道模糊的影像,“谁!”
  
  秦风道,“能找到你的人,肯定有能耐干掉你的人,你不用这么紧张。”
  
  那影像很快的恢复了清晰度,赫然是有段时间没见面的地藏王菩萨。
  
  地藏王双手作揖,笑容满面,“能够再次和秦居士相逢,真是三生有幸!小僧自从上次聆听了居士教训之后,日日反思,如今已经痛改前非,彻底和大雷音寺划清界限,愿意舍弃灵山一切因果业渊,从今之后,只为我盘古大世界效力!”
  
  地藏王菩萨嘴上说的漂亮,实际上他的处境秦风是知道的。
  
  最近这段时间,地藏可老倒霉了,金蝉子把冥府黑锅全都扣到了他的身上,域外的如来让地藏滚回去挨揍,地藏硬着头皮就是不回去,然后就是被西方教的各路打手围追堵杀,各种安排。
  
  这段时间的教训,让这位昔日对着秦风不堪屈膝的佛门正牌菩萨学会了卑躬屈膝,一见面就直接喊求救,丝毫没有任何的关子和客套。
  
 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,人教人学不会,事教人一教就会。
  
  秦风点头道,“难得菩萨有如此高的悟性,秦某为菩萨的苦海回头,倍感欣慰!盘古大世界有了菩萨这样的智者,一定能够更上一层楼!”
  
  地藏王看秦风原谅了自己,急忙道,“听说秦少最近打算重启天下行走,兵发镐京,不知道能不能用到我地藏王的!但凡能用到我地藏王,在下抛头颅撒热血,万死不辞!”
  
  秦风道,“既然菩萨都这么说了,秦某人也不掖着藏着了,你听过业力吗?”
  
  一提到业力,一提到自己的专业领域,那地藏王叫一个容光焕发,那叫一個眉飞色舞,那叫一个自信满满。
  
  骤然之间,地藏王就好像是换了个人,神光焕发!
  
  地藏王打了个稽首,“秦少若是问别的,小僧可能知道的有限,但秦少你问业力,这可是找对了人家!整个西方教,业力方面的研究,我地藏王能进前三!就算是金蝉观音阿难珈蓝加起来,他们在业力的修行也不如我!”
  
  秦风暗道果然找对人了!
  
  有道是术业有专攻,哪怕像是地藏王这样茅坑里的石头,那也有释放光彩的一天。
  
  秦风道,“什么是业力?”
  
  地藏王笑道,“宿命之力的一个小分支。”
  
  秦风来了兴趣,“宿命之力,细说一番。”
  
  地藏王道,“宿命之道,非常的有趣,往大的方面说,就是你们盘古大世界的这些所谓的王朝气数,人族气运,仙人气运!这些在我来看就是大宿命道。”
  
  “有大宿命道,就自然有小宿命道。”
  
  “小的宿命道,叫因果报应,也叫羁绊业力!它们都是一个东西,只是流派不一样,叫法不一样而已。”
  
  “从西方教的佛文解读来看,佛认为,一个人的道德亦或者说行为会对未来产生影响,研究这个影响的学科就叫做宿命之道,也叫因果报应修行。”
  
  “业力修行分很多种,佛门有三业,身,口,意三业,也就是佛门的三修三戒!”
  
  “而在非佛门的宿命道修行者来看,他们把业分为十种,唤名十恶业!”
  
  “别是三身恶业、四口恶业和三意恶业。”
  
  “身三恶业:杀生、偷盗、淫欲,此三业皆是生死轮回的根本;四口恶业:妄语、两舌、恶口、绮语,此四业不但是生死轮回之根本,而且是一切天灾人祸的根本;意三恶业:贪嗔痴三毒!”
  
  “小宿命道修行者,会把十大恶业分开,专修其中一到两个,从而走到极限!”
  
  秦风忍不住打断了地藏王的话语,“我现在不想听那些佛文,我现在的情况是,我有一个敌人,可以操纵业力放高利贷!放高利贷你懂么?就是在开始的时候,投资一部分人气数,然后在那个人巅峰时期,进行收割。”
  
  地藏王很专业的分析道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  
  “开始时候投资业力,这个叫引业,待到那人巅峰时刻就叫做满业,然后就是收割斩业!”
  
  “这是一套非常成熟的体系修炼之道!而操纵者就是利用十恶业当中的意三恶业,即贪嗔痴三毒!”
  
  “世人喜欢往上面攀爬,这就会有贪婪,贪婪的话,就能引业成功,也就有了斩业。”
  
  秦风道,“那有没有办法赖掉这些业债?”
  
  地藏王笑了起来,“秦少真是幽默,业债岂可赖掉,能赖掉的人根本不会去碰业债,他们会自动规避掉业债的,就好像是秦少伱,你这样的天命之子,你从来都是给别人放贷的,谁敢给你放贷,从来都是别人欠你的人情,你欠过谁人情?一个道理么,只要欠了业债,就说明他不可能有赖债的本事,他就不可能赖掉债!业债是最稳的,必须还!”
  
  秦风道,“如果非要赖掉这笔债呢?”
  
  地藏王严肃道,“那就会产生“五逆”,以佛门的角度来看,五逆下场很惨,杀父、杀母、杀阿罗汉、破和出佛,立地成魔!”
  
  秦风没有说话。
  
  而地藏王似是猜到了秦风的想法,念了一句,“秦少口中的敌人,应该就是阴阳家背后的那个大佬吧。”
  
  秦风道,“她叫机械女娲,能操纵业力。”
  
  地藏王道,“域外之客,还是个大佬!”
  
  秦风道,“从一个业力研究者的角度来看,她会怎么对付我。”
  
  地藏王没有回答,而是坐在那转着佛珠。
  
  秦风明白,老秃驴是想要好处。
  
  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夜的命名术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我有一剑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万古神帝 帝霸 人道大圣 万道龙皇 陆娇谢云瑾 剑来